年少时的烦恼,如何原谅

看的时候会想起小时候作为借读生被欺负的点滴。排挤有时不是不和你说话,而是在你周围产生一种不对等的氛围……本来以为只有小孩子会这样,后来发现同事中也有这样的人。片中的孩子心里很清楚虚情假意,还存着一份对朋友的希望,那个年纪,朋友真的很重要!不像长大了,知道办公室这人爱推诿还说的一副漂亮话,离她远点就是。但是,孩子不一样。

看这部电影纯属偶然,可看完后却觉得感慨万千。本来是冲着金有贞看的,却喜欢上了万智的扮演者高雅星。不漂亮,不可爱,不愿意轻易妥协,影片的刚开始真是不喜欢这样的女孩,还是千智更可爱些,总是善于为别人着想,暖暖的可爱的笑容。
也许一开始千智的反常举动能引起注意的话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但我想偶尔的孩子气,或者向父母索要略有些超出常规的东西,对于父母来说必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吧。只是在千智死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征兆。不太明白看似温暖乖巧的千智为什么在学校里却是闷闷的,最初到一个新环境中去交朋友真的是一件很难得事情么?有些不解,有些惋惜。
看到最后仍然不是很喜欢万智的性格,不过却能理解她了。人的性格的养成本来就有多种因素吧,什么样子的性格反映了她成长的环境吧。很喜欢她们的妈妈,虽然辛苦虽然每天都很累,但对两个女儿的爱仍然是那么强烈。
正如电影中千智的留言所说,也许花莲的欺负与孤立对她来说仍是可以忍受的,可是连她最信任的美罗都如此残酷的远离她,估计这才是她心里最后一丝温暖消失的缘故吧。对于自己最在意的人,她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深深的影响自己。万智不算是个好姐姐,但她应该不知道怎么样算是好姐姐吧,直到看到了美兰和美罗的相亲相爱,才知道她是多么失职的一个姐姐。我也是一个很失职的姐姐,从小不在父母身边长大,所以被我妈说是脾气怪怪的孩子,我总是很羡慕我弟弟,所以从来不会主动去关心他,总想着自己只能爱自己,我弟弟有很多人的爱,心里总是充满嫉妒与怨恨。看到万智就想到了自己,我弟弟曾经也有过自杀的念头,进入高中,学习压力大,他觉得受不了。同一个高中毕业的我,从来都没想着这算是什么问题,哪一个高三的学生不辛苦呢,压力大是必然的。那年过年的时候他也是要在房间里自杀,绳子都放好了,只有我妈妈在家,好在那时候有他房间的备用钥匙,不然的话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说他们脆弱也好,不为家人着想也好,总归在他们心里这算是很大的挫折吧,也许走过这一段路再回头看会觉得自己很可笑,但至少他们要度过这次危机才能考虑之后的事情。我觉得他们这些孩子应该还需要更多的关爱,懂的多想的多,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一定能很坚强的面对所有的问题,仍需要别人的指引,不像我小时候,总想着做自己就好,再怎么难也总会有过去的时候。
万智很冷漠,却仍有美兰这样的好朋友,其实千智又何尝不是有美罗呢。只是妹妹对于父母的恋爱与姐姐的应对态度完全不同,也许是因为年纪小,经历的事情少,所以也造成了这样的悲剧吧。如果千智的温暖能展现给所有的人,也许她会收获很多的友情吧。不是没见过像花莲那样的女孩,只是真的离我很远,不是一个圈子,不是一种性格,我也不去接触那种女孩。现在想来,奇怪的我在上学的每个阶段都有好朋友,虽然不多但从没被孤立过,真是尤其幸运。我觉得自己总是学不会自然主动地与别人交往,不过一旦愿意做朋友,也会拿真心来换取这份珍贵的友情。也许千智忍过这段日子,也许就能与美罗解开矛盾,也许会觉得生活会有另外的一份美好,只是所有的可能都在那时戛然而止。
我想美兰和美罗的姐妹情是最让人羡慕的吧,至少在我看来,妹妹理解姐姐,姐姐永远都在前面维护着妹妹,即使是妹妹做错了,愧对自己的好朋友,也仍然愿意挡在前面,我从来没有做到这一点。。。。。。
觉得影片中的每一个人都演得很好,成冬日演的无赖瞬间把我从爸爸去哪儿拉回了影片,金有贞演的花莲也让我觉得可怜又可恨。好喜欢她们的妈妈,很可爱也很坚强的母亲。至于高雅星,虽然看过雪国列车,却没什么印象,但这部影片里感觉演的就是她自己,不知道算不算外冷内热,却是让人在她的演绎中体会到了她这个姐姐的个人魅力。我想千智应该是羡慕她姐姐万智的吧,很酷。
最近看了好几部关于这类弱势群体的韩国电影,确实都很好。希望这些类似的事情在影片中暴露之后能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希望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温暖。

没有罪人,如何原谅
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看韩国片,机会不会让人失望。《熔炉》(依据聋哑障碍人学校校长性侵学生改编)、《辩护人》(专制体制下法律人的抗争)、《奇怪的她》、《我爱你》(关注老年人生存状况)、《素媛》(幼女被性侵事件)、《阳光姐妹淘》(青春友情及母女关系)、《开心鬼上身》(孤儿与孤独、亲情)、《母亲》(一个母亲对罪犯儿子)……在小的素材,在韩国导演的手中,也能烹制出一顿大餐。
今天看了《优雅的谎言》,故事非常简单,一个品学兼优的小女孩突然自杀了,痛苦的母亲和姐姐在追查孩子死因的过程中,才了解到了自己的女儿、妹妹面临的孤独、心底的绝望和无助。一个孩子的死亡,有很多原因,同学们的孤立和戏弄、“朋友”的背叛和欺骗、老师的失职、家人的忽视。可是导演显然不想简单地在抽死剥茧中探寻一个女孩的死亡,他以更高的角度和视角阐述了悔过与原谅。
史铁生的作品,那个“孩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止一次在自己的作品中描写过一个“可怕”的孩子,他通过“我跟谁好”,“我不跟谁好”的方式,孤立一些人,从而拥有了一种让人畏惧的权力。就像《优雅的谎言》中,花莲就像那个可怕的孩子,更有意思的是,当千智自杀后,花莲逐渐扮演了千智的角色。
孩子的恶毒未必源自内心的思考与设计,他们只是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而成人的世界,孤立、排挤、戏弄、侮辱、虐待……全都是经过精心的策划和设计的,在这方面,M是此中高手。他一手策划的文化大革命中,数亿的善良或不善良的人们,主动或被动,都陷入了他设计的这场残酷的成人游戏。有多少善良的人们,在被孤立、排挤、戏弄、侮辱、虐待之后,想片中的千智一样,选择以自杀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
成人的世界,和孩子们又有什么区别呢?M用的手段无非也是,让XXX做接班人,做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打到一批,扶植一批。这和那个可怕的孩子“我跟谁好”,“我不跟谁好”有什么区别?可是正如万智在影片中说的那样,“就算你手里拿着再好的饼干,只要别人对饼干没有兴趣,你什么都不是。”可惜的是,有多少人能对“饼干”没有兴趣,又有多少人是不得不对“饼干”有兴趣。
万智最终原谅了花莲,并且希望能陪伴花莲走出“杀人犯”的阴影,这样中原谅到了宗教的高度。可是对于造成数无数人死亡的文革,根本没有罪人,根本没有忏悔者,根本没有施暴者承受压力,甚至没有谴责者、叙述者,时间长了,就变得没有了亲历者,那么文革是否发生过都会变成一件让人怀疑的事情。没有罪人,如何原谅?没有谅解,没有谅解,文革就像一笔永远无法购销的账,这一页如何能翻过去?

抑郁症自杀的人,大多都看来平静,也多识得人性,才更伤情。把他们推向死亡的从来都不是看得见的刀枪剑戟,都是暗中看不见的人性的恶毒。

我们周围有多少披着美好的外表,看起来阳光无害却背后捅刀子的人呢?影片中的花莲把无辜诠释的很到位。用看似看玩笑的话语奚落你,让你有口难言。过后,还能轻描淡写的为自己洗白,只要人不死,这样的人会继续活在不受良心责备的世界中吧?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