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大片还是要去电影院,当你想描写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

真的说实话的话,电脑看的时候真觉得还好。

和平二刷,再次感叹硬字幕未免也太大了。
虽然喜欢的部分还是喜欢,但是视觉冲击已经弱了很多。反而是细节和感情浮现出来了。

先推一篇视角独特的影评:被忽略的阿弗莱克

可能因为没有imax和3d,所有space上面的镜头画面都还好,没什么震撼的,感觉很单一很单一。这种一整片都是水或者一整片都是冰的做特效应该很简单吧。

依旧最爱的地球的部分,而且更喜欢地球的部分了。槽点还在,例如NASA建筑的散热,例如引力异常如何以坐标方式显现。但是塑造人物方面的伏线看得更为清晰。

http://www.douban.com/note/450035111/

图书管理员又在历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五星只代表力荐,不代表满分。嫌这部电影不够硬的同学,不管你是文科生、理科生,还是特别特别厉害的、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宇宙级科幻小说《三体》粉,Kip
Thorne会出一本解释片中科学设定的书《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253662/,你们可以等书面世,另外在reddit讨论的学神们要不要再去看遍电影啊?

事实是,这部电影尽管有Kip
Thorne这样的物理学巨擘保驾护航,却意外的好懂亲民,我就算想写高哔格影评分析剧情都不知道哪里入手,简单地说,就是地球快咽气的时候,NASA发现土星附近出现了一个虫洞,虫洞只能人为制造,尽管不清楚到底谁干的,但是虫洞可以大大缩短宇宙旅行距离,因此人类有了寻找新家园的可能性。第一批派出的探索者有三个反馈了积极信号,于是主角团就穿越虫洞找这三颗星球。在前两个星球历险后,燃料不足以支撑回程,所以Cooper利用黑洞引力让Brand去找第三颗,自己则随着脱离的舱体进入黑洞。后来发现黑洞内部的世界由五维度生物(未来人类)制造,而就是他们引导着过去的人类拯救自己,Cooper领悟后开始当图书管理员引导自己并传给女儿信号,最终解决重力难题,拯救了大家。

本片在理念上没有硬伤,乔纳森诺兰对情节中一些“bug”的解释我翻译好后会放在影评结束的部分,下面是一些大家可能感兴趣的细节:

1、交通工具

不断旋转的环状结构飞船是母舰Endurance,在拉撒路任务的第一阶段相当于一个空间站,不断传回虫洞那头的消息。它有3组共12个太空舱,包括4个引擎、4个永久舱室(比如实验室、科学家的居住舱和驾驶舱)、4个携带殖民物资可脱离母舰的舱室。

Ranger飞船有两艘(小说设定),主角们搭乘Ranger1号登上了Endurance,以后也一直用的1号。在Mann博士的星球,Mann用计把主角们引离1号,抢夺1号后强行和Endurance对接未果,1号报销。而在黑洞附近,Cooper搭乘了Ranger2号把自己推射进黑洞,得以让Endurance继续前行。

Lander是用于运载携带殖民物资太空舱的登陆船(小说设定,两艘),体型庞大宛若运输机,就是Brand开去救Cooper的那艘。后来这个庞然大物愣是赶上了Endurance的旋转节奏,和其达到相对静止后对接了上去。在Endurance滑过黑洞的时候,为了给母舰减重/节省燃料,TARS操控的它和Cooper搭乘的Ranger2号一起脱离了母舰。

2、TARS和CASE

这两个是军用机器人,外表貌似致敬2001里无处不在的黑石碑。它们拥有通过磁力枢纽拼合起来的四个主块,每个主块又能延展出更多的小磁力长方体,所以不但能奔跑、公主抱,还可以伸出灵巧的小手指“手动”操作飞船对接。诺兰就是为了避免以往科幻片对机器人相当独断的设计理念(尽量拟人化),才设计出了俄罗斯方块般的萌物,日后也许可以出手办。

尽管看似黑石碑,但是幽默感和绝对服从让其显得特别可爱,在经历了2001里的HAL后,你还想要求人工智能怎么样。

在片场这两个机器人由喜剧演员Bill
Irwin手动操纵,方法如同操纵牵线木偶,后期他的身影会被抹去。机器人如此生龙活虎,这位功不可没。同时他也是话唠TARS的配音。TARS的小伙伴,优雅寡言的CASE是Josh
Stewart配音的,没错,就是TDKR里贝恩的一号小跟班,戴红领巾的小哥(http://movie.douban.com/celebrity/1004844/)。

3、黑洞和虫洞,两个计划

黑洞和虫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Kip是个好老师,可以把复杂的理念解释得很清楚。影片里相当形象地解释了虫洞。它就是借助空间折叠、连接超远距离两个地点的快速通道,所以太空旅行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这也是拉撒路任务最关键的部分。虫洞的能量场并不稳定,而且通常很细小,不足以通过飞船,但科学家们认为可以通过反物质的负能量去中和,强化其结构、稳定其能量场,使其足以容纳飞船穿过(只有负能量才能维持虫洞的开启状态)。所以,不要说现在虫洞不存在,那是因为我们的科技水平不够。但是在未来,通过虫洞进行星际旅行的可能性是有的。

黑洞吸收一切物质,谁也不放过。主角们在燃料快耗尽的情况下,利用黑洞的超强引力靠近最后一个星球,如果你玩了配合电影发行的app,就知道此时只需要控制方向,别让飞船离黑洞太近(会被吸)或者脱离轨道(会遗失太空)。最后应该是利用了Ranger2号和Lander的最后一点燃料及其脱离产生的反作用力给Endurance提供向前的动力。

人们对黑洞事件视界(event
horizon)之内的事情一无所知,正因为一无所知,所以理论上编剧们怎么玩都行。最近看了探索频道的纪录片《星际穿越的科学》,其中提到宇航员如果接近黑洞,标准结局是被拉成面条,但是后一句又紧接着提到“涉及到黑洞时,任何物理定律都是不顶用的,对于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

两个计划的关键在于重力,我猜,这具体来说就是如何把地球上的人/一定数量的人送上殖民星球繁衍后代。B计划的5000受精卵非常现实、可行,同时也很冷冰冰,不但把第一拨殖民者当成了单纯的生育工具,也放弃了地球上的所有人类。所以从人情上看,A计划比较让人舒心。虫洞出现后,NASA开始建设这个地下掩体(前身是NORAD,北美防空司令部),作为发射井,也作为未来的空间站,但是要把如此巨大的空间站送上太空并不容易,现在的人类科技无法达到如此水平,因为我们对重力的研究还不够透彻,我们需要关于黑洞里奇点的一切资料。这在Brand爹看来毫无希望,所以A计划一开始只是个忽悠人的幌子。空间站的建设也解释了为何人类的美好明天来得如此之快——因为我们早就有所准备了,当时所需要的,只是操纵重力的方法而已。

4、黑洞里发生了什么/我们的未来怎么样

马修的几个惊诧脸镜头配合光怪陆离的黑洞内部景象,相当明确地体现了导演致敬库布里克的少女心。这里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三次元人类的认知,是打破次元墙、混淆时空的存在。层层叠叠的嵌套时空不由让人想起了Inception和诺兰处女作Doodlebug。看来折叠、旋转、重力/物理规则的改变确实是他的菜。

对于这一切混乱,剧本将其推给了五维度生物——未来人类。是未来的人类制造了虫洞拯救过去的自己、未来的Cooper领悟了这个道理后发暗号引导自己上船。

Kip
Thorne把关的剧本都没解释具体原理,说明这里的具体原理显然不需要我们理解,我们只要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就好了。按照乔纳森的解释,黑洞的视界之内相当于有一个信箱,可以接收来自未来的信件,你只有到达黑洞才能发现这个信箱,而这个信箱也只能放在黑洞里,借由重力和一些特殊条件(比如爱)才能达到信息传递的目的。黑洞里叠加了各种时空,未来人类把所有需要的数据和方程都通过TARS之口告诉了Cooper,Cooper再以铁杵磨成针的毅力把信息翻成摩斯电码传给女儿的手表。

简单地说,就是未来的某个时刻,人类要做一件拯救祖先的事情,不做不可以,如果不做的话自己就不存在。这样一说是不是像因果律武器?先达成“人类存活”这个结果,再导出拯救自己的过程。因为黑洞里时空可随意操纵,所以一切都好说_(:з」∠)_

英灵Cooper,对界宝具为因果律武器:那一年送给女儿的表aka.跨维度之表。

在这件任务完成后,信箱关闭,Cooper通过某条快速通道被抛到了土星附近,即虫洞的这一头,时间这种概念在事关黑洞的时候显得无关紧要,所以大家不必在乎这一瞬间过去了多久,按照结尾处男主的岁数推断,大概这黑洞一来一去100年过去了。总之,因为一切皆有可能(积极版墨菲定律),所以男主在茫茫宇宙中被拯救也是可能的——因为人类在此期间星际旅行的技术已成熟,而空间站又环绕土星,那么显然Cooper和TARS是被故意丢在那里的。他醒来时所在的空间站是人类暂时栖居的新家园之一,基于Murph攻克的重力难题升空。Brand幸运地发现男朋友(死了)的星球适合生存,因此那颗星球将成为人类的殖民地,而片尾也暗示男主将带着TARS开始新的征程。

技术性的讲完了,我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一点,没有刚开始那种怅然了,接下来是我的个人感受。我知道这部电影算是会有争议的那一种,有人会称其神作,有人会大失所望,所以各自保留观点吧。现在想想Interstellar还是翻成星际之间好,星际穿越好像只注重穿越虫洞(在电影里其实不是那么重要,只是个基本设定),“之间”却注重距离与联系,回味无穷。

首先我们恭喜导演完成了一个让人惊叹的突破——尽管Cooper是个鳏夫,这意味着男主仍然是死老婆的命,但是这部里的女性角色居然都活着且不是坏人。这就让马特达蒙的所有戏份都让人忍俊不禁。他的角色自拍摄起就被渲染得太过神秘,冰岛拍摄时和四人主角团钻一个帐篷密谋、几部预告里都没有出现他的脸(只有背影)、他的角色几乎未被谈起以至于人们以为他只是贡献了声音报个倒计时什么的——万万没想到一脸憨厚的马达承担了“人性阴暗面”部分。没错,他就是人类版HAL,前半部电影一直在夸赞Mann博士有多棒,就如2001里HAL是公认的最强电脑一样。

这张朴实的脸给人一种格外可靠的感觉,不过却被恰到好处的BGM出卖了(山巅对话的配乐一直很诡异,我差点以为那是马达的flag,比如他说了一半就会被风吹起的石头削了脑袋之类的)。科幻片硬核到一定境界就变成了恐怖片(比如2001),也许关于剧情大家会争论不休,然而对配乐肯定是一致好评。汉斯似乎很久没写过如此平和却直击人心的音乐了,当初的情况是——

“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在我开始之前,也就是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克里斯跟我说‘汉斯,我会为你写一页纸的文字,然后给你一天时间,你只要把这页纸带给你的任何想法都写进音乐,无论是什么。’

那页纸和电影一点关系都没有……准确地说,克里斯那天写下的东西,或者说他希望从我这得到的东西,更多是关于我自己的故事,而非电影情节相关。他真的深知如何触动我的内心(get
under my skin)。这就是我们之间的游戏。”

如果这部电影让你不止一次潸然泪下,父女的演技是一方面,配乐则同样是胜负手。配乐讲述了汉斯自己的故事,那里有回忆和感性的力量,饱含着无止境的汹涌情绪,这些情绪凝练成了与电影相称的心境——超越时空的爱。

这个非常G级的主题可能会让部分观众失望。诺兰是复杂叙事、烧脑剧情、悬念、反转的代名词,可以说是大卫芬奇的光明版,前提是他和大卫芬奇共同具备的特点——出乎意料的狡黠和对人心的洞察。然而星际穿越既没有格外意外的段落(来自未来的消息+反叛的好人都谈不上创新),居然还爱满人间,似乎真的更适合斯皮尔伯格。然而从一系列的访谈里我们得知,诺兰,抛开以往那些辛辣,其实是个行事果断的古典派,对老少咸宜的家庭片感情深厚,一旦得到最顶级的资源,立刻会着手干自己想干的事。在华表殷切的“买买买,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的鼓励下,他拍出了这部好莱坞没有公司敢交给任何导演拍摄的电影:

——一部绝对现实主义的硬科幻,它硬到制片人/编剧是与霍金齐名的物理学家,履历表里赫然有一篇《虫洞,时间机器与弱能量条件》;它现实到飞船内部几乎全是模拟信号而非酷炫至极的数字信号,而主创们认为最超越现实的东西居然是其他太空探险片飞船最基本的设定:休眠舱,影片主题则是如今人类也在面临的难题:饥荒与沙尘暴;它朴素到一块绿幕都不用,能实景则实景,能模型则模型,不能模型用投影,总之要让演员真的和场景互动,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它也制造了最炫目的太空奇景,让观众如临其境心潮澎湃,当布满星辰的空间如壁纸般折叠时,当神秘的球形虫洞隐隐向Endurance召唤时,当可怖却美到让人心悸的黑洞将渺小的飞船吞噬时,那些时刻会成功引燃每个人对太空的向往、对自身存在的思索——你找不到比它更硬、更现实、更不闪耀的科幻片了,它甚至没用一点小花招,连真空里的无声环境也是真的无声,我是说,真的无声。制片厂不允许电影里不用一点音轨,因为绝对寂静会让观众恐慌,诺兰一拍桌子说太好了,就要这个效果……

就是这样一部完全基于现实、由著名mind-fuck导演制作的电影,却拥有最不可思议的两个内核:爱,以及神棍般的拯救方案。这让刚才那一段的铺垫成了无关紧要的细节,管你是多高大上的严谨学术设定,总之一切设定为剧情服务,而在绝对现实的基调下,影片用完全跳脱现实认知的方法给出了一个happy
ending。这是诺兰一开始就打算好的,他想描绘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和一个完全“跳脱”的结局,和先前铺垫的未来一点都不相称。

不巧的是,高维度生命的介入,这点2001已经用过了。如果我没看过2001,我可能觉得这种处理方式十分天才,可是我们都认识Dave和黑石碑,都经历过不明觉厉的黑屏和精神污染MAX的银河映像,所以,即便这次看到了完全不同的视野、叹为观止的嵌套书架——有棱有角、冰冷、机械,诺兰的一贯风格,在盗梦里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了——可它还是让人一直想起库布里克。而父女隔时空交流,尽管在影片的设定下很科学,却还是让人感到“这一点都不科学”,突如其来的美丽新世界也超前得太多了,一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以为Cooper在做梦。仔细想来这倒是说得通,Cooper在黑洞里是无视物理法则的开挂状态,未来人类开一条快速通道就能瞬间拯救他,只要他传达出信息完成了任务。而有可能被口诛笔伐的交叉剪辑段落:图书管理员Cooper和回忆往事的科学家Murph,如果你质疑“时间怎么可能那么巧,这两人居然同步了?”,那么请记住,时空不是定量,黑洞里的时空可以选择、干涉,两人并非“同时”,而是Cooper找到/挑出了那个时刻的女儿。

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和现实主义差好远,可一旦扯进来自未来的高维度生物,一切皆有可能。这真是个相当方(偷)便(懒)的设定啊。

撇开这点不谈,我不满意的大概是——喂,Doyle便当发得好随便,为了推进剧情居然站在原地等便当?其实完全可以表现为“Doyle一刻都没耽误、用尽全力想上船但还是被卷走了”,不知为何要让他发呆。还有,那段放火烧田/冰原摔跤的交叉剪辑比较怪异,前者的戏剧冲突太浅,根本无法和后者相提并论,哥哥的态度很匪夷所思,似乎是为了制造冲突而冲突,有点夸张了。

至于担负起以往女主角任务(黑化并/或死去)的马达,这次的阴暗设置和之前的诺兰作品比有点小巫见大巫,也算不上旅程中的最大危机,而且笑果还挺足的,也许导演更擅长写邪恶的女人。尽管如此,那句“50%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概率”还是让人唏嘘不已。Mann博士曾经代表了人类最美好的一面,无畏、大爱、探索与牺牲精神,他就是开拓者和先驱者的典范,然而终究敌不过孤寂和生存本能。你甚至在责备他之前也要犹豫一下——他想干掉Cooper,完全是因为Cooper想回家,而任务则需要Endurance继续前行。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Mann谎言的基础上。这就是人类,时而伟大,时而懦弱。

不过这些设定也只是旅途中的坎坷而已。这部太空探险片里没有光怪陆离的外星生物、叛变邪恶的AI、酣畅淋漓的空战,有的只是最真实的目的、最艰难的抉择和最现实的挑战,这就是触手可及的未来、人类最可能遇到的麻烦,尽管如此,诺兰还是从开始就下定决心给我们好结局。“我想给本片注入一点阿波罗精神。”
他说,他们那个年代的人伴随着NASA的航天项目长大,那时人们向往太空,不懈探索,如今却固守地球,令人沮丧——这部电影不仅关于爱,也关于导演希望全人类都坚持的梦想,探索、开拓、冲出太阳系、冲出银河系,我们不该葬身于地球。导演把他的太空梦,他对6、70年代宇宙探索黄金时代的回忆,他对人类进取心的深刻感情通通写进了电影,这可能会激起又一波思想火花,或在未来科学家的心中埋下火种,或让更多人梦想扎进星空。那么多科幻片描绘的场景距离我们如此之远,看起来遥不可及,然而这一部似乎就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更多人为此努力,我们的足迹一定会行至更远。

Brand教授反复念及的诗句: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这就是指引人类的明灯,同时也是诺兰向观众传达的意思,如果TDK三部曲还不够表现他的燃向少年心,那么这部则让其初心彻底暴露——原来仍然是爱的战士啊。

所有震撼视听的异世界好像都不及Cooper对女儿突破次元的爱。Brand认为,爱不是虚无缥缈的设定,现在我们的理解有限,也许在更高的次元,爱可以被量化。是的,爱是推动一切的关键要素,影片的两个关键词分别是爱与重力,唯有这两者可以穿越时空。为什么Cooper父女会被选中?因为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他们这样,只有Murph才会念念不忘父亲的任务和信念,这种牵挂如此之深,以至于黑洞那头的人可以利用这丝牵挂完成信息的传递。如果这种爱不够强大,那么Murph也不会回到儿时的房间看表了,何谈拯救人类。三刷时也特别注意到成年Murph和哥哥大吵一架后的转折,她在路上看到了两个灰头土脸的孩子,趴在卡车后面没精打采地望着她。如果地球得不到拯救,这些孩子将是最后一代,呼吸着沙尘,啃着早晚要病死的玉米,目光所及之处皆尘土,这些将构成他们最后的记忆,人类最后的记忆。Murph就在那时领悟到自己不能“坐以待夜”,就算拯救不了全人类,至少她可以救嫂子和小Coop,所以她才猛打方向盘,决心最后一搏。她在地球上为家人的生存而战,虫洞那头,她的父亲正为了同一个目标准备牺牲自我。

因此人类的梦想终究以爱为动力,就如远在美国的儿女牵动着Limbo里的Cobb,而哥谭则牵动着布鲁斯韦恩。

最后以先行预告里的台词做结,向主创们致敬,也向具有探索精神的人类致敬。

We’ve always defined ourselves by the ability to overcome the
impossible
一直以来,我们通过战胜不可能来定义自我
And we count these moments
我们得算上这些时刻
These moments when we dare to aim higher
这些时刻我们敢于瞄准更高的目标
to break barriers
来打破屏障
to reach for the stars
以触碰星辰
to make the unknown known
让未知变成已知
We count these moments as our proudest achievements
我们把这些时刻看做最骄傲的成就
But we lost all that
但我们失去了那一切
And perhaps we’ve just forgotten
也许我们只是忘记了
that we are still pioneers
我们依然是先驱者
and we’ve barely begun
我们几乎才刚刚起航
and that our greatest accomplishments cannot be behind us
我们最伟大的成就绝不会属于过去
that our destiny lies above us
我们的命运横亘于头顶的未来

=======

乔纳森解释为何未来人类不通过一种更容易理解的方式向过去传达信息:
用重力传达信息只能在特定的空间内。在2001里,黑石碑埋在月球上,是因为只有科技发展到一定水平的文明才能到达月球、找到石碑。这就像一个测试。如果你真能把它挖出来,说明你的科技水平已经达到了要求,那么你就得到了如何往更高层面发展的指示。而星际穿越里则是不同的情况,那就是交流/重力是极其复杂的现象,只能在最极端的空间里才能达成。也就是说,你可以想象一个信箱,这个信箱可以接收来自未来的信件,然而这个信箱在黑洞的事件视界内,你甚至不知道它就在那儿)
一篇克里斯的访谈:http://site.douban.com/134535/widget/notes/12885672/note/449946943/
Q:网友们已经试图指出《星际穿越》的漏洞了。你有没有觉得这种流于表面的咬文嚼字有点蠢?毕竟这只是一部电影。
N:老实说,我还没去看他们试图指出了哪些漏洞,所以我还没办法逐条解释。我的电影在某些方面总是被以一种高得奇怪的标准衡量,而其他所有人的电影也没被这么对待过——这我可以接受。人们总是控诉我的电影有情节漏洞,我非常清楚那些漏洞的存在,而且会很清楚人们何时会发现,但他们一般发现不了。不过大家在质疑哪些科学问题呢?那可是基普的专业领域啊。

ps.
本片预算为1.65亿,本来华纳和派拉蒙想给两亿,导演说要两亿干嘛?又用不完……为什么用不完?诺兰曾打电话问扎克“(拍钢铁之躯时)你们种了多少玉米?”,扎克说,种了300亩,花了好大一笔预算啊!诺兰于是让剧组种了500亩,然后把玉米卖掉了,还赚了一笔。
pps.
四刷过后我觉得完成了又一次和2001的神交。诺兰是库布里克最伟大的粉丝,不服也不跟你们战。

故事有点长和拖延。而且所有的theory和剧情好像都有点陈词滥调…
比如,说有三个地方,要抉择去哪里的时候,就可以猜到后面的走向。第一个肯定失败,第二个遇到些困难,然后主角们光环普照全部解决后奔向第三个地点。途中不是主角的配角早已经排好队为救主角牺牲。

一方面是儿子的设定,追无人机一节父亲说了往前就一直开,看到悬崖也不停车,体现了他的愚直和僵化。而这样的他在父亲离开前被交付了代替父亲保护家庭的责任,所以这样的他和寻求突破的Murph在去留问题上发生冲突是必然的,而他即使知道环境艰难而且家人明显有肺部问题后也坚持在原地生存下去,其实和Murph对父亲的执着是一样,只是形式不同。而Murph烧玉米田恰恰也和她不破不立的想法相一致。
另一方面是Mann,其实我觉得7P的所谓前传漫画同样不够充分,他想要杀Cooper夺取返回舱的理由还不难理解,如果所有人都认同Plan
B,他或许可以不上演这一出,但是Cooper想回家。而且身为队长,精英的自负和远超出预期的残酷现实让他无法向别人坦诚自己的失败和欺诈,排除知情者是他选择的对自己最保险最现实的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