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非喜勿入

给人感觉整部剧的主题就是维持自然平衡
先是人类打破平衡造成全球变冷导致人类灭亡
冰天雪地的环境仿佛又回到了百万年前的寒武纪时代
剩下的幸存者则来到列车这一个暂时的生态系统
所有乘客其实是扮演所有人类的角色
等级、欲望这些因素也符合人类的生存环境
所有的不公、压迫也客观的表现了生态法则—物竞天择 优胜劣汰
而高高在上的维尔福德代表着创世者 虽然无情但他必须遵守生存法则
如果放任人类繁衍 那么早晚会因资源稀缺又回到最开始人吃人的局面
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平衡又将被打乱
还有那个被抓去当永动机零件的小男孩就像是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生物
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高等生物提供能量
就像维尔福德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后来列车内的矛盾激化 底层人民终于发起暴动 虽然被成功镇压
但仅仅维持了18年的生态系统还是被设计师南宫民秀打破
南宫民秀用炸药炸开了列车的车门
就像宇宙大爆炸理论一样 所有一切瞬间归零 人类灭亡
幸存的两个孩子和北极熊又暗示了寒武纪马上结束 新生命开始复苏

《雪国列车》改编自法国著名科幻漫画原著,表面上是一部科幻电影,内核却是一部实实在在的展现人类发展历程的历史剧。影片的故事背景很简单,地球因为人类发射了冷却剂变得不易生存,整个人类世界被浓缩在一列永不停歇的火车上,火车从车尾到车头住着身份从低到高的人,这个设定和现有的人类社会极其相似,只不过省略了原始积累的过程,所以我们能在电影里看看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从一开始就被“固定”在特有的位置上,遵守必要的秩序,这些似乎是非常合理和正常的,但是影片却没有从一开始就给整个人类社会也就是列车一个完整的视角,只是对末节车厢的居民来了个特写,以便于制造自下而上的冲突。人往高处走,为了享有更多的资源和权利,他们选择革命,当然前排的乘客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冲突转化为暴力对抗,我们看到冲突一步一步的恶化,原本的秩序被打破,伴随着流血和牺牲,从这个过程中我们才一步步的看到整个列车的全貌,当然故事并不是这么简单,影片中的诸多暗示将故事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为什么车尾的居民要一次又一次的革命?列车只给他们提供两个基本的生存条件:空间和食物,选择革命可以理解为对更高需求的向往,当有了目标的时候,就需要一个正确的方向,所以出现了神秘的纸条,纸条代表了先知的指引,南宫民秀是一把钥匙,在解救他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把给了特写的钥匙,他能打开前方的门,当然不止是有形的门;水意味着生存的基本条件,它指向了更远的车厢,引导冲突的加剧;血意味着牺牲和结束;列车意味着整个人类,意味着秩序必须延续,这些串联起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当然这是后话。影片中出现了两位先知,尤娜和威尔福德,但他们都没有左右人类最终的命运,所以革命只是导演安排的导火线,目的是摧毁整列火车,目标是打破禁锢和约束回到外部原有的世界,这个想法只出现在南宫民秀以及一些死去的革命者的脑海里。
为什么电影中反复出现了“位置”与“平衡”?对于统治者来说,维持秩序和平衡需要每个个体各司其职,有些人必须待在末节车厢,有些人就可以享乐,这并不是因为贡献的多少,这只是人类社会的特写罢了。多数人被动的接受自己的位置,小男孩、厨师保罗、首席提琴手,他们都成为了整个列车中的一个零部件。维尔福德将这个理念灌输给所有人,这也是历史的重演。
为什么是威尔福德策划了整个冲突?为什么他作为秩序的创立者又要打破现有的秩序?他的世界就是这列火车,维持人类的生存和秩序、保证列车的正常运行是他的使命,基于这一点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只不过他选择了极端的方式暴力的削减人口,就像列车上的水族馆,为了维持整体的平衡,必要时会作为食物,所以乘客有了品尝寿司的机会。列车就是缩小的地球,永动机就像源源不绝的再生资源,但是在狭窄的列车里,问题被轻易的放大了,空间是有限的,资源并不能满足逐渐增加的个体的需要,即使是永动机也有缺陷,这和当下的社会现状如出一辙。威尔福德作为执政者非常清楚局势的变化,所以为了保证整个列车的平衡,他选择每隔一段时间就向池塘里丢一个石子,制作混乱,打破原有的平静,用不平衡获得平衡,他利用人性的各种诉求和秩序维持了整个世界。当然局面没有在他的掌控之下发展,几颗石子造成的连锁反应让平静不复存在。影片的最后,爆炸的威力造成的雪崩摧毁了整个列车,人类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园,新的历史篇章打开了。
    电影的主角柯蒂斯在故事中更像一颗棋子,他被吉列姆和威尔福德利用发动了革命,而看似他与南宫民秀的交易其实是南利用他获得了更多的“炸药”而实现自己的计划,柯蒂斯最终在车头迷失了自我,他已经失去了目标,也当然完成不了威尔福德想要继承给他的重任。
拨开电影的表层冲突,我们看到导演的目光其实一直在列车外的世界,导演最终希望的是打破这个盒子,回到原有的世界中,当然电影还是电影,导演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心里的疑问,我们依然困在现实世界这个钢铁的牢笼里,无力维持平衡抑或打破平衡,真正的世界何去何从,我们还需继续前行。

《雪国列车》,在大陆最新上演的韩国科幻片,名字一看就很韩剧,由韩国名导奉俊昊操刀。另一部在中国大热的韩国科幻片《来自星星的你》,剧中全智贤主演的千颂伊以接拍奉俊昊的戏为荣,可知他在韩国的地位。但跟《星星》完全不一样,《雪国列车》没有韩国大帅哥,只有韩国老头子,没有浪漫爱情,只有残酷血腥,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暗黑科幻片,更接近美剧的风格。
 
电影讲的是地球因人类失误进入超级冰河期,没有任何生命能在严寒中生存。残存的人类挤上一列
500米的火车,它有永动机在环球轨道上行驶了
17个春秋,供给人类暖气与生活资源。但资源是有限的,人口繁衍是无限的,资源与人口的矛盾何解?
 
影片开端,上等舱的人来到经济舱,强行带走
5岁的孩子,引发骚乱,一位父亲愤怒中把鞋子扔出去,被士兵抓住,将其赤裸的手臂通过圆孔伸出车外冰冻
7分钟,然后士兵抡起一把大锤,把冻僵的手臂砸得粉碎,父亲成了独臂人(相似的情节在黑太阳
731电视剧中出现过,它直接用镜头展现了手臂被敲碎,电影只是一声惨叫,很多小孩子都看电视剧,光腚总局居然审查通过了!)
 
这样的暴行彻底激怒了经济舱,在主人公柯蒂斯的带领下,他们发起暴动,按经济舱精神领袖吉列姆提示,首先攻打监狱车厢救出韩国人南宫民秀父女。南宫民秀设计了列车所有车门系统,本来是上等舱的贵宾,不知为何被关进了监狱。柯蒂斯以毒品克莱洛(南宫民秀有瘾)换取他当职业带路党。
 
在南宫民秀的帮助下,车门一道一道被打开,柯蒂斯起义军突破到了前人未曾到过的车厢,他们发现了所谓蛋白质食品是搅拌蟑螂的骇人事实,看到四周都是窗户如天堂一般的上等车箱,那里的人吃着牛排,鱼肉,有植物花朵,水族馆,游泳池,桑拿房,迪厅……
 
厮杀至最后,柯蒂斯孤身一人直面列车创造者维尔福德。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就是一部老套好莱坞大片,是一个“
受尽压迫的末节车厢反抗者为了生存与尊严向列车上的钱权阶层展开斗争”的故事,影片高潮结局就是主人公英雄打败最终大
BOSS,又一次证明邪恶强权必然被人民推翻的道理。
 
但如果看了电影,你会发现韩国导演奉俊昊表达的意图远不止于此。维尔福德只是一个老得快死的人,他告诉柯蒂斯一个惊天秘密,所有的阶级仇恨,暴动都是刻意制造的,吉列姆其实是维尔福德的搭档,他策划了每一次底层暴动,维尔福德组织了每一次上层镇压。在柯蒂斯革命之前,这个模式已经重复了好多次。
 
作为第一个打通关的玩家,柯蒂斯证明了自己的才智,维尔福德希望柯蒂斯取代他成为新的列车最高统治者,把列车阶级斗争继续下去。
 
柯蒂斯与维尔福德有深仇大恨,
17年前他登上列车经济舱,几千人被维尔福德的士兵夺走了所有食品,极度饥饿导致了人吃人,关键时刻吉列姆自断手臂给他人吃,在其精神感召下,经济舱恢复了道德秩序,大家宁可吃自己的躯干,也不吃人。此刻维尔福德送来了蟑螂搅拌的蛋白质食品,让经济舱的人苟延残喘。就是那一刻,阶级仇恨的种子被埋下了。
 
在见到维尔福德之前,柯蒂斯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杀死仇人,改变这个邪恶的秩序,不再有压迫,有饭同吃有衣同穿。但他几乎被维尔福德说服。
 
维尔福德的理由就是前面说的资源与人口的矛盾,阶级仇杀能够有效控制人口。参与杀戮的人自觉为各自阶级的生存而战,过后仍能恢复人性,同时也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保持活力。
 
如果按照柯蒂斯的朴素想法,平均分配资源,让每个人都能很好地生存,即使没有人口压力,在一辆毫无希望的列车中,人们也会因无事可干沉沦。
 
事实上,在影片中,越是接近列车头部,离暴动越远越安全的上等舱,生活就越堕落,最接近维尔福德车厢的那一部分,全是克莱洛吸毒者。
 
奉俊昊借维尔福德之口说出的话并非杜撰,周期性的阶级仇杀,消除过剩人口,保持社会活力,这种生存模式并非影片杜撰。它与中国历史有相似之处。
 
自秦大一统之后,中国就开始了王朝轮回,盛衰循环。表面上,王朝后期衰败,是因为统治者越来越腐败。实际上,还是一个资源与人口的矛盾。
 
在清以前,中国人口规模具有一个恒定的高峰值,即 5000万~6000
万人。中国历史上人口曲线的各个高峰点,正是一个历史行将发生大转折、社会发生重大变动的前夜时期。
 
如西汉平帝的人口高峰时期,是新莽篡政及绿林、赤眉起义的前夜。东汉桓帝的人口高峰是爆发黄巾起义、发生汉末大变乱的前夜。
 
因为中国传统倡导多子多福,穷也生富也生,是世界上最高产的国家。但随着人口数量越来越接近资源的上限,上层腐败,下层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现象就会越来越严重。不是说王朝后期上层道德更坏人心更贪婪,而是上层人口数量增多,客观上必须捞取更多资源。这让数量同样增加的下层人口活得更艰难。
 
当总人口超过资源承载极限后,上层将打破一切道德底线不计后果地盘剥下层,而下层无论如何节俭,都面临一死,就会自然地发起暴动,与上层抢夺资源。
 
因高压导致的暴动,其原理就如现代炸弹一样,一旦爆发极其惨烈,几百年积累的人口往往在几十年内就被消耗过半。
 
据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发表在《党的文献》的《我国历代人口数目统计》,中国最早的陈胜吴广农民起义,以及引发的一系列战乱,让秦朝3000万人口减少了一半,汉初不得不通过半个世纪的休养生息恢复。从184年黄巾起义爆发到220年三国鼎立形成这个期间,人口损失估计达60%,直接从东汉末年6000万跌落到2300万,导致长达300年的五胡乱华。
 
这其中发生的种种残暴细节,史书记载远超上述电影情节,在此省去口口口口千字。
 
清朝以后由于引进了玉米、土豆等农作物,资源总量增加可以养活更多人口至4亿,但人口资源的矛盾依旧,太平天国起义,中国人口下降了1亿人,以至到1912年尚未恢复到1850年的水平。
 
人口减少之后,往往迎来一个新王朝,百废待兴,资源增长速度超过人口繁衍速度,以中国人的勤劳,只要外无侵略,内部稳定,70年必定兴盛。
 
可见衰世为盛世奠定了基础,盛世又导致了衰世,盛衰循环,是中国2000年历史无法摆脱的宿命。历代王朝,无论是强调道德自律,还是严刑峻法反腐,都不过是细节修补,对总体走向没有任何影响。
 
《雪国列车》中维尔福德告诉柯蒂斯,这次暴动超过了预期,因此经济舱的人口要减少74%,我估计他一定很熟悉中国历史的治乱模式。
 
《雪国列车》的环境与中国历史相似,两者都是一个封闭空间,中国向西是喜马拉雅山脉,向北是大草原,向东南是大海,长期以来,中国文明在东亚地区是唯一的主流文明。
 
在经济上也有共通之处,雪国列车统治者维尔福德掌控引擎,垄断了基本生活资源暖气、电力、食物与水。中国自春秋管仲提出“官山海”开始,基础资源就掌握在政府手上。所谓“官山海”,就是盐、铁及山林泽等重要自然资源都由政府专营,形成中国独有的官办经济延续至今,不过换成了金融、房产、电力、通信、石油、铁路等资源,以大型国有企业的形式存在,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弊病,在世界上依然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思想精神也是如此,雪国列车强调等级差异,孔子的儒家核心思想,也是在于人和人之间有差别、不能平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这样的等级差异又不像印度种姓制度一样刚性,血缘上就注定绝对不可逾越。中国的等级可根据能力流动,最典型的就是陈胜起义振臂一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项羽见到秦始皇的想法是“彼可取而代也”,以及后来的科举制度。中国的皇帝虽然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不具神圣不可侵犯的宗教性,不像日本天皇借助神道教万世一系,只要有条件每个人都在想“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平均二三百年就得改姓。
 
对于柯蒂斯这样从底层发起暴动的领袖人物,维尔福德认为他能打到车头,就具备了继承他成为最高统治者的合法性,这也符合中国历史打天下坐天下的统治观。
 
管孔二人奠定了中国内在的经济文化基础,管孔通了就是道,可实现内循环。秦始皇打下了外在的郡县制政治框架,所以他名政,但是他不用管孔二人的方法,刚性的框架一推就到。汉高祖继承了秦始皇的政治框架,到汉武帝又是盐铁专营、独尊儒术,内外兼修于一体,汉族的疆域与民族至此成型,所以一个名邦,一个名彻。看来姓名都是天意啊。
 
马尔萨斯认为,传统中国正是典型的扁平化社会,除金字塔尖的少数统治阶级,大部分人口都均匀地处于塔基。所以他说,如果按同等资源供养人口数的标准来衡量的话,中国无疑是最成功的社会了,这个国家的制度成功的将绝大多数人刚好拉到了生存线上。
 
但马尔萨斯并不认为这种社会是可取的,相反,在他看来,正是由于财产权得到保障,西方社会才维持了复杂而繁荣的文明结构。
 
但《雪国列车》是封闭单纯的空间,纵观全世界,在这样的环境中延续历史,拥有稳定与活力,没有哪个文明比中国做得更好,以至于法国漫画原作者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改变《雪国列车》的社会秩序,最后让雪国列车停在了它的终点站:地狱,结尾相当绝望。
 
为什么原作者法国人无法打破雪国列车的宿命?法国是欧洲最像中国的国家,当年伏尔泰特别崇拜中国儒家文明,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对于伏尔泰等一批法国知识分子来说,中国就是他们的曙光。法国知识分子向来对中国文明存有敬畏之心,如果世界的硬性环境就如中国一样是个封闭的空间,他们很有可能将中国文明作为拯救人类的终极方式。
 
作为几千年来对中国文明亦步亦趋的学生,对中国文明的利弊韩国人比法国人有更深刻与现实的认识。就如围城一样,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韩国人想换一个新的活法。
 
日本有自己的文化内核,中国文明是其补充,韩国就没有文化内核,历史上中国文明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到了近现代又被美国文明深刻影响。《雪国列车》中韩国人南宫民秀无比熟悉列车门禁系统,又敏感于外部世界的变化就是韩国的隐喻。
 
在投向美国怀抱后半个多世纪来,韩国人深度接触了另一种完全不同于中国的文明,韩国人藉此取得的经济文化地位前所未有,就如一个从来都在舞台边缘的演员,突然被聚光灯照亮,还没适应光线强度的眼睛,会产生自己就是中心的错觉。
 
韩国一方面将中国大量优秀传统据为己有,号称汉字、孔子、中医、端午都起源于韩国,被中国网民笑称“宇宙中心国”。另一方面韩国积极向美国价值观靠拢,基督教已是韩国影响最大的宗教,韩国政府2005年社会统计调查报告书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总人口中基督教徒占29.2%,占比之高名列东亚国家之首,并力压传承千年的佛教一头。韩国传教热心远高于欧美国家,中国不少地下教会都是韩国人在传播,前往阿富汗塔利班不要命传教的也有好多韩国人。
 
一方面韩国电视剧审美、内容符合不少中国人的口味,连王岐山都说他也看韩剧,认为韩剧内核和灵魂,恰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升华。另一方面韩国电影越拍越像美剧,《太极旗高高飘扬》、《汉江怪物》以及本文的《雪国列车》。
 
就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在《来自星星的你》中,千颂伊毫不谦虚地说连接亚洲文化的是韩流。在《雪国列车》中,法国人不敢动中国式秩序分毫,韩国人却发出了冲破宿命的初啼。
 
作为改编者,韩国导演奉俊昊设计了一个不一样的结尾,最后关头,柯蒂斯给了南宫民秀女儿最后一根火柴,点燃了捏成一团的克莱洛,炸开了列车唯一通向外界的门,引发雪崩,列车被冲出轨道,断成好几段。
 
这里也揭开了南宫民秀为何被关进监狱的秘密,南宫民秀答应给柯蒂斯带路换取克莱洛的真实目的,原来是为了打开列车头部通往外界的侧门,他的毒瘾是装的,其实是搜集克莱洛当炸药,这本是一种工业废品,聚集在一起点火就会爆炸。几年前,南宫民秀注意到外部正在升温,有雪融化的迹象,他想打开侧门出去,这就是他进监狱的原因。
 
奉俊昊敢于摧毁雪国列车,一方面就是认为只要外部环境稍有变化,能够适合人类居住,死守在列车牢笼中就不具备正当合理性。另一方面他多次暗示,雪国列车最初设计的冷酷但有效的生存方式,会随着时间异化变得无比邪恶,在他看来,这样的生存并不比毁灭更好。
 
让柯蒂斯改变主意,不愿继承维尔福德的统治,而是毅然将革命的火种交给南宫民秀女儿,在于一个发现让他狂怒,原来开头抓来的
5岁小孩是用来当机器部件的,维尔福德发明的永动机并不完美,在运行中有损耗,需要人类手动操作,但操作空间只容
5岁小孩,这些小孩被训练成除了吃喝拉撒外,只会机械地操作部件。
 
这个发现击破了柯蒂斯的道德底线,他狠狠地给了维尔福德一拳,并将最后一根火柴给了南宫民秀的女儿,从而发生了上述的那一幕。
 
奉俊昊想要说明的是,维尔福德与吉列姆最初为了全人类的生存,设计的这种社会秩序,给了统治阶级最好的理由为所欲为,被公心放大的私欲,让暴动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虽然名义上是平衡人口与资源的矛盾。维尔福德将想要出去的南宫民秀投进监狱,对外部变化视而不见,堵死任何通往外界的门,是确保自己在列车上的绝对统治地位,虽然名义上是保住人类最后的家园。
 
事实上,吉列姆也发现维尔福德背离了他们的初衷,所以他指示柯蒂斯救出南宫敏秀,让他一直走到维尔福德的面前,并在影片开头警告他,只要见到维尔福德,不要给他任何开口的就会,割断他的舌头杀了他。
 
从一开始,奉俊昊就在暗示,于情于理,雪国列车必须也应当被摧毁。
 
但植入雪国列车2000年的灵魂无比强大,依然将奉俊昊压得喘不过气,他没有信心给出一个好莱坞式的光明结尾,影片最后一个镜头,是南宫民秀女儿与一个小男孩走出车厢,茫然面对未知的世界。
 
这预示了新一代亚当夏娃诞生,但这冰天雪地不是气候宜人的伊甸园,只有镜头远处的北极熊,让观众残存了一丝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